草榴社区首页_涩涩爱得得撸夜夜_影音先锋撸色soso夜夜_草榴社区怎么进不去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www.zghjxh168.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九章 小人得志

时间:2018-02-06 转眼之间进入了岁末,天气渐渐冷起来,但室内开了空调以后,还是暖融融地,让我可以尽情流连于薄衣性感美女的环绕中。
  由于江陵城里就只有我一个舅舅,以前来往不是很多,他挺恨铁不成钢的,见了面就要数落我的不是,让我很没有面子。只是在进城游玩的时候带着亚丽顺便去了一次,拿了我们上次寄放在他那里的衣服,就再也没有去了。
  这段时间,我扎根在调料室的小楼里,埋头研究着自己的项目,由于和经济效益直接挂钩,觉得干劲特别大。
  加上月琴这时搬进了三楼的304号房间,工作关係也从包装车间转到了研发室,头号厂花随伺左右,不仅让我的自尊心有了极大的满足,还让我的慾望有了充份的发洩对象。工作热情和慾望一起如同火山爆发一样炽热而激烈,效率也大大提高了。何况晓兰、亚丽和秀英将我的后勤生活包了下来,自己再没了后顾之忧,一门心思干工作、享受生活乐趣。
  不仅龙丸的小规模试製成功,而且生产线也进入了设计阶段,加上「粉红」和「火辣」系列药物的研究取得了更多的进展,我在药物研究和精神控制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
  其实人是种很可怜的动物,虽然看起来是最高级的,但有的时候连自己的精神都支配不了,在强烈的外部条件刺激下,几乎是绝对地无法控制自己勃发的慾望,也无法控制肾上腺素的分泌。从这个角度看,再漂亮高傲出色的女人,在拥有药物、权力、金钱和阴谋的自己面前,都基本无还手之力,束手就擒乖乖沦为自己胯下的玩物。
  在研究的同时,我开始在赵志的安排下进行工厂新生产线的设备选型、安装和调试,由于赵志将购买调试全部放权于我,我欺上瞒下、坑蒙拐骗,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将实际只应花十几万的预算调到五十多万,在其中大吃回扣,腰包不知不觉中鼓了好几倍,这有权就有钱的道理真是颠扑不破的啊!
  钱能壮胆,有了这么多钱,我的打扮行头也和以前大不一样,高档西服、领带、劳力士金錶、猫眼戒指等全上了身,出门全打的,再也没挤过公共汽车。
  当然这也多少托月琴的福,她天生就是衣服架子,对时装、穿着、打扮很有品位和见地,在给我买衣服的时候是个绝好的参谋。
  看着我现在穿戴得人模狗样的,又把头号厂花大美人搂进了怀里,月琴在我的温情雨露浇灌下,更显得娇艳貌美、风情万千,两人出入成双,飞龙製药的那几个男的始终不服气,尤其那个张胜甚至还包括吴文,都狼狈为奸,聚在一起乱嚼舌头,总想要找机会收拾我的样子。但我没有把柄给他们抓住,又有赵志在撑腰,这让他们一直没找到机会下手。
  月琴以前再没钱的时候裤线也熨得笔直,衣服再便宜穿出来也是该挺的地方挺,该收的地方收。这下入了我的怀,不仅美貌,在床上还可心地曲意来逢迎着我,让我美美地享受乖巧美女的所有滋味,这让我哪能不爱。
  一来我就把她的工资从原来的400涨到了每月1000元,加上我手里有的是钱,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经常揣着鼓鼓囊囊的腰包和月琴一起逛高级商场、时装店和美容院。自己在月琴的安排指点下打扮得光鲜不说,月琴打扮出来更是光艳逼人、貌若天仙,天热的时候她会购入几套紧身旗袍、性感长裙、飘逸裙裤和职业套装等,天凉了又是精美的皮衣皮裙、薄呢大衣、藏青色短风衣、白色高领套头紧身羊绒衣等等,头上也珠光宝气雍容华贵,一双精緻富有弹性的美腿裹在长筒天鹅绒丝袜里,显得性感动人,脚下也免不了让我经常不能自已的俏浪的细高跟鞋和高跟中统靴什么的。
  月琴挺绝的,穿着高跟鞋走起路来自然地就带了几分时装模特的风韵,在街上就这么优雅地迈着时装步一走回头率就极高,不知道的见了说肯定是那位大老闆的绝色情妇。和她在一起,我就是再怎么打扮也仅仅像个服侍她的马崽。
  所以每次我带她上街鸡巴都要被逗得硬硬地,回来以后往往沙发上一坐,让这绝色美女就这么穿着衣服和高跟鞋跪在沙发前的地毯上,温顺地低头为我吹含,自己的双脚有时还要架在她的肩上「双龙夹凤首」,低头亵玩欣赏着自己又长又大的鸡巴在她的美艳红唇里出入淫弄,那种满足感真是难以言表。
  就这么在头号美女月琴的小嘴里进行口淫,一般不多久我就浑身乱颤,丢月琴一嘴,盯着她乖乖吞嚥下去,再令她接着吹硬,最后拉她上床骑上去好几回,每次都是美美出够了精才算了帐。
  当然晓兰、亚丽和秀英三女也各有特色,或清纯、或丰满、或风骚,在逛街的时候也选一二名带上,跟着提包服侍,当丫头女佣和女下属来看,买衣服的时候也让她们来试,莺莺燕燕的,煞是好看。
  尤其是一些丫头女佣式样的唐装,奶子高耸,腰收得很细,屁股又凸出,性感异常,下面如果穿飘洒的裙裤或一步短裙什么的,配上双骚艳的高跟鞋,我看看看着就有想骑上去的冲动。
  有时月琴在美容院作头髮需要长一点的时间,我就会带着这些浪丫头、俏女佣去看电影什么的,当然边看边搂压着她们的身子浑身乱摸乱掏着解闷。
  至于回家以后那当然是我说了算,反正自从月琴被弄上我这张床后,在这床上同时滚的肉体没有哪次少于三人的,有时是三阴夹一阳,甚至是一枪挑四凤,我就这样沉迷于情天慾海之中……
  由于我们的行为太打眼,成了厂里议论的焦点,张胜那几个臭小子一直议论纷纷,「白秋那小子,再换几套马甲还是脱不了那臭德行,你们看,穿的西服就像偷的,只是辜月琴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怎么就上了他的贼船呢?简直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嘛!」女工尤其是更年期的就更绝了,连锅端了骂,「白秋那小子一看就不地道,月琴那根本就是个浪婊子,两人都不怎么是东西。」
  听到这些,我倒是无所谓,但月琴羞红了脸,我看她那羞愤的小模样暗自得意,这样也好,断了你这大美女的退路,只好死心塌地地跟我鬼混下去了。
  冷冷清清地过了元旦,我捣鼓的地下生产线基本建好了,但厂子的效益也越来越不行了,大家几乎都没有活干,谁都不知道自己下个月是否会被下岗。
  但我知道,不破不立,越是这样,随着旧势力的失落,自己的机会也就悄然来临,我为那即将属于自己的未来作着充份的準备。
  又在暗中生产了一批货物,还是在自己的实验室里小规模地试制生产出来。
  当然手下的四女也不是白看白玩的,打下手什么的都很顺心。我觉得生产越来越顺了,产品在简单的检测后各项指标都显得比较满意,半成品什么的也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看到这些,我好像看见印钞机在动起来了。
  赵志还是通过他的关係将这批货共1000颗批了出去,五万元中竟然有四万五的利润,这让赵志觉得自己靠上了一个金矿。他想让我一揽子交出配方,再来指导生产,然后给我分利,但我拒绝了,不愿意交出配方,那可是我的命根子啊。我提出自己调製好原料后,后面的简单成型生产等由厂里进行。
  谈了好几次,最后我们两人决定按6:4来分配纯利润,我拿4,赵志通过这段时间打交道觉得我多少算个人物,两人臭味相投,关係在碰杯声中又进了一层,我们彼此越来越离不开了。
  这天下午,冷飕飕地,但室内却是春意盎然,我才从月琴暖和的身上爬下来,搂着美女午睡的感觉真的很爽,尤其再有几个俏骚的丫头随时在身边伺候的时候更是如此。
  神清气爽地站在二楼的窗前看着週日下午寂静的厂子,昨晚虽然才下了雪,树梢上都挂满了雪枝,显得晶莹剔透地,煞是好看。地面早被打扫乾净了,只是有点滑。这时候看见一男一女在骑着一辆自行车过来了,我看那女的身材好,顿时来了兴致,叫晓兰拿了望远镜过来,然后就势搂着晓兰的细腰仔细观察起来。只见骑车的女青年穿着白色高领紧身毛衣,胸口高耸着一对奶子,下身是条浅兰色高腰牛仔裤,裹出两条健美的长腿,脚下是双白色的波鞋,虽然那波鞋不很对我的胃口,但青春妩媚的短髮大眼、高翘的乳房和臀部、细腰长腿等,显得清爽俏丽,一看竟然就是那二号厂花傅春花。
  看见是春花,我顿时来了神,叫过秀英和亚丽,一把将秀英的烫髮臻首按跪在自己面前,掏出鸡巴就塞了进去,然后让亚丽用毛衣下面的一双奶子为自己摩背助兴,而搂着晓兰的手则从套裙的中间插进去摸起她的奶子来了。
  有这三女伺候着,才暂时压抑住慾火,我继续观察着。后面那男的不就是张胜那小子吗,这臭小子,看到他得意忘形的鸟样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激动得有些颤抖。
  只见张胜在后面拉着车不让春花骑,春花跌了下来,张胜一把搂住,双手就在春花耸动的奶子上乱摸着,春花假意推辞,但两人很快腻在了一起,居然在树荫下拥吻起来。
  我看得又气又冲动,「春花这贱货真是贱啊!」想到这里下面冲动起来,正好下面有贱货秀英接招,便一手压住她的后脑,快速耸动抽插着她的浪嘴深喉,等自己爽射了秀英一嘴再抬头看时,下面早已悄无一人了。
  张胜真是自己的刻骨仇人,想到食堂那一次我就觉得是奇耻大辱,尤其他居然还和春花在一起刺激我,而当初春花在食堂也曾经当众耻笑我过,这些在脑海中翻腾着,促使我决定开始对他们,也对厂子里所有的人,包括这个给我成长和成功机会的飞龙製药厂下手了。
  赵志宣布我成为厂长助理的消息在所有人心目中都有点波澜不惊,毕竟这是艘快要沉没的小船了,最近两个多月没有发工资,人心思散,就是让我当厂长也就是那么回事了。
  但坐在厂办公室大办公桌后面的我却远比任何人都看得更远更清楚,这厂不仅气数未尽,在咱手里还要象毛主席他老人家那样从一个胜利引向另一个胜利呢,「这些鼠目寸光的家伙啊!」我很有些自命不凡地感概着想。
  人事部将工人的名单拿了过来,这全厂八九十号人的命运就掌握在我的手中了,想到这里,我觉得豪气沖天,毕竟半年前自己的命运还掌握在别人的手里呢。握着笔,想到这厂子和厂里的几十号人全归了我了,我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今天开始,老子要让这厂子成为我的家天下!」
  首先我要辞退厂子里原来不听我话的所有男工和看着不顺眼的所有女人,在吴文的名字上面,我的笔停留了一分钟,最后还是毫不留情地划拉掉了。而张胜则乾脆被我扣了一个月的工资,罪名是不服从工作安排,现在我可肆无忌惮了,那些骚包男工全部下课,只留下两名温顺听话的中年男工,基本属于阳痿级别的;而留下的二十二三名女工则基本是年轻貌美、态度温顺柔弱那类货色。至于工厂的干部和技术人员,原来就没有几个,现在则被我筛选了一下,留了三五个人作点缀,其余的準备推给赵志去安排。
  别的厂过了元旦都开了工,但我管理下的飞龙製药却开始了工人遣返,由于遣返时基本发足了工资,大家也没什么多的话说。吴文直接走了,乾脆没过来给我打招呼,而张胜也不想多说,本来力劝傅春花和他一起走的,但哪知道春花早已被我下的药给埋了,根本不可能马上走。不过春花说自己再试试,等两三个月再走,张胜告诫她多小心白秋这个色狼,自己孤身离开了飞龙厂。
  工人们前脚刚走,我就宣布将工资水平提高,从原来的每月400元提高到600元,加班另算。这下所有的不和谐音很快消失了,留下的女工们看着我的脸上充满了感激和谄媚,让我感歎世事无常啊。
  我指挥着将「龙丸」的地下生产线调试好后即刻投入了运行,由于厂里人很少,而生产线设置在很僻静的工厂角落的原锅炉房里,外面根本看不出来里面正在开工。
  我将生产线的规模设计得不是很大,每天一班,每班一千颗左右,以此保持瑞丰国际bet16的饥饿感。而销售则由赵志负责,运行起来以后回款也快,厂里的福利也变好了,工人们见了我更是厂长前厂长后地叫着争宠献媚,我也乐得在绚丽多彩的女工堆里摸过来揉过去地揩油享受着。
  工人们想说情让自己的亲戚等那些老工人回来,但我坚决不开口子,而新进工人则必须由我面试,只选进来很少的几名美貌少女,别人说这哪里是选工人,简直就是选美比赛。
  等到工人队伍逐渐稳定下来,我的地位如日中天的时候,我将那八大俊俏美貌丰满风骚的厂花全数选进了厂里新成立的模特队,待遇也从普通的600元上升到800─1000元,这已经是都市白领的工资水平了。
  选进来的当然喜形于色,没选到的则羡慕不已。本来时装厂才有模特队,但我解释说研究发展室的实验对像不好称呼,乾脆叫模特队算了,加上这些美女各有姿色、身材出众,也真的象模特一样。
  其实暗地里,我觉得这是供自己餵药享用的私人模特队,干一两个模特对于常人来说都是艳福齐天的事情,而干一整支的模特队,想到这里自己的下面就很有些激动不已……
瑞丰国际bet16